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

嘉刻印章专业郑州刻章公司,无需手续/承接郑州及全国印章业务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动态
公司动态

2015年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突破 世界迎来中国硬通货

2015年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突破 世界迎来中国硬通货
 
  2015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关键性突破

  2015年,是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关键性突破的一年,其最重要的关键词是:加入特别提款权(SDR);亚投行正式成立;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获得通过。

  即将过去的2015年,是国际政治、经济和金融事件频出,复杂多变的一年。国际地缘政治争斗越演越烈,国际油价大幅下挫,都扰动全球经济和金融格局;美元加息周期的到来和美元汇率步入上升周期,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全球汇率格局和资本流向,并使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趋向分化;全球经济久久未能摆脱金融危机的影响,经济复苏的道路艰难而漫长;新兴经济体经济金融形势逐渐趋紧。

  就在这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中,中国依然看到并且紧紧把握住人民币国际化的有利时机。其一,中国经济虽然跟随全球经济放缓,进入了提质减速的“新常态”,但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不是减弱了而是增强了。2015年9月,联合国拉美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预计,2015年中国经济如实现7%增长,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将达7000亿美元,从而超过中国经济增速高达14.2%的2007年。其二,在美元进入加息周期、美联储收紧银根,进而导致部分新兴经济体货币崩溃的时候,汇率相对稳定而流动性充裕的人民币,可以满足更多的国际需求,人民币国际化有更大的腾挪空间和更好的推进机遇。

 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2015年成为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关键性突破的一年。

  获准加入IMF和SDR,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当中的一个关键性突破,一个值得历史铭记的里程碑。

  特别提款权,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。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,可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,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,还可与黄金、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。国际上,通常把加入SDR的货币称之为“硬通货”。

  11月30日,IMF执董会投票决定将人民币正式纳入SDR,新的SDR货币篮子将于2016年10月1日生效,人民币将成为其第五种货币,权重为10.92%。

  中国经过多年的金融改革,终于使人民币加入SDR篮子,而且人民币在SDR的权重超越了英镑和日元,成为篮子中的第三大权重的货币,世界终于迎来了“中国硬通货”,国际金融格局和金融秩序也将为此而改变。这一方面说明了人民币国际化获得了国际最权威机构的认可,人民币未来作为世界各国的储备货币具有了更坚实的公信力;另一方面,人民币加入SDR,也在事实上削弱了美元霸权地位,使SDR货币篮子具备了更多的选择和更加多元化,它将为IMF进一步的改革和国际金融秩序的进一步完善提供基础。从这个意义来说,人民币“入篮”,是中国和世界双赢的重大事件。

  中国为了使人民币加入SDR篮子,加快了金融改革的进程,重点是加快了国内外汇和股票市场的开放,以及继续推动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和流通。早在2014年11月17日,中国就启动了股票市场的“沪港通”,允许上海和香港两个市场每日跨境交易235亿元人民币(约37亿美元),这被看成是中国开放资本项目自由流动的开端。2015年8月11日,中国央行发布声明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,同日大幅调低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。此举虽然引发了在岸人民币1994年汇率并轨以来最大单日跌幅,但缩小了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的价差,使人民币市场价格更能受到国际投资者的认可。2015年9月,中国央行宣布,开放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中国银行(4.040, 0.02, 0.50%)间外汇市场。2015年10月20日,中国人民银行在伦敦发行50亿元人民币央行票据,这是首次在中国以外地区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央行票据。此举进一步巩固了英国作为欧洲人民币交易中心地位的同时,也增加了人民币资产在国际上的使用和流通。

 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亚投行)的成立,是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推进的重大战略举措。

  2015年12月25日,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当天,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》达到生效条件,亚投行正式成立。根据筹建工作计划,亚投行开业仪式暨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将于2016年1月16~18日在北京举行。

  中国倡导并且发起成立亚投行,一方面可以满足欧亚地区基础设施投资的庞大需求,同时配合中国倡导的“一带一路”发展战略,可以提振欧亚地区的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。正是由于发起亚投行并非出于中国一国的利益诉求,而是有利于整个相关区域经济的长期发展,因而得到了包括英国、德国、新加坡等美国多数盟友的大力支持和踊跃参与;另一方面,它也为人民币更为广泛的国际使用和流通,提供了更多的可能。

  此外,亚投行的成立,也是改善国际金融秩序的有益而且成功的重大举措。它在考验中国金融实力和金融运营管理能力的同时,也将倒逼国际金融改革的进程。

  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获得通过,是人民币国际化迟到的重大事件。

  2015年12月18日,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批准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。按照改革方案,IMF的实力将增加一倍,新兴经济体将获得更大的份额,并在IMF事务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。而中国在IMF的投票权将从3.8%升至6%。

  之所以说它是迟到的重大事件,因为此事被美国国会拖了将近6年;之所以说它重大,是它为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在IMF发挥更大影响扫清道路。

  此事之所以需要美国国会的批准,是因为美国仍然在IMF拥有“一票否决”的地位;美国国会之所以批准此项削弱美元霸权地位的改革,是由于在让中国在亚投行、丝路基金、金砖银行中自成体系,还是让中国在受美国主导的IMF旗下拥有更多话语权当中的两害相权求其轻的选择。

  2015年,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获得关键性突破、收获颇丰的一年。然而,这只是它的新起点,而不是终点。无论是中国加入IMF的SDR、获得在IMF更多的话语权,还是亚投行的正式成立,都距离中国很久以前的唐朝在世界中的金融地位相距甚远。人民币国际化,依然任重而道远。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5-12-29 20:35:04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